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佛珠与表】(18)【作者:铁瞎子】
【佛珠与表】(18)【作者:铁瞎子】
字数:12007
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第十八章:母女双飞的前夜

  上回说道,苏荣母女二人都出去买菜,留老徐一个人在家里。

  ——

  老徐四处打量了起来。

  发现这家里真的是家徒四壁,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,电视上面的都落了不少灰尘。看起来是很久没有开过了。

  「既然苏荣的老爹病了很久,恐怕万美玲也很久没有做过爱了,说不定,我还是有机会的啊!」老徐自言自语道。

  另一边,苏荣被万美玲拉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。

  「荣荣,你跟妈说实话,那个徐老师,到底跟你是什么关系!」万美玲一脸严肃的说道。

  「妈,那就是我专业老师啊,没有别的什么关系了!女人在学校真的有好好学习的!」苏荣虽然心虚,可是第一时间还是不承认。

  「荣荣,妈妈样貌也算是可以,你爸病了这么旧,好些个男人都来过咱们家里。」

  「你知道他们都说了什么吗?」

  苏荣摇摇头。

  「他们都表示了想要包养我,可是我一个人都没有答应。就算是为了救命钱,人格和尊严还是不能丢的!虽然妈没有读过什么书,也没有什么文化。」

  「可是这点道理还是懂的!你现在是大学生,读的书比妈几辈子都多,你应该懂妈说的这些话。」

  苏荣心里已经惶恐至极,可是面上还装作什么都没有的样子。「妈,你就放心吧,我有分寸……」

  苏荣自己都没有注意,她自己说话的内容已经不是那么坚定了。

  「行,妈知道!买菜吧,对了,徐老师喜欢吃点什么?」

  「他啊……」苏荣刚刚想说,可是愣了一下,作为一个学生,她似乎不应该知道的太多。

  然后说道:「我哪能知道啊,就买点肉什么的吧,我相信妈的厨艺……」
  ……

  「徐老师我们回来了,你这等着,我们娘俩给你下厨……」万美玲热情的说道。

  不管老徐跟苏荣到底是什么关系,可眼下帮了的忙可是实实在在的。

  随后,吃完饭,万美玲还特意买了一点自酿的酒回来。说是能够强身健体,老徐就喝了三两,喝下去感觉浑身发烫,还不错。

  夜里。

  苏荣自然要跟万美玲睡,而老徐则是一个人睡到了客房。

  习惯了有美人在怀里的老徐,一时间有些难以入眠,加上床也不习惯,总之到了半夜,还醒着。

  「唉,还说母女双飞,现在看来,单飞都没了!」老徐看着皎洁的月光洒进来,叹了口气说道。

  突然,吱的一声。

  一个黑影窜了进来。

  「谁!」

  「嘘,老公,是我!」

  老徐一听是苏荣的声音,立马放下戒备。

  苏荣则是直接扑到了老徐的被窝里。

  「老公,我可是偷偷跑出来的,担惊受怕死了!」

  仿佛老徐的怀抱里有股神奇的魔力,苏荣十分的留恋。

  老徐跟苏荣时间不短了,自然也不怕什么,双手在苏荣的身上来回抚摸着。
  「老公,我想了……」

  「嗯,正好我也有些想要你……快来吧!」

  老徐说完,苏荣就一头钻到了被子里,开始脱掉老徐的内裤。

  也没有洗,直接张嘴就含了进去。

  唇齿在老徐的枪头上来回摩擦着,很熟练,也很欢喜。

  「嘶呼,嘶呼!真舒服啊!」

  老徐享受的低吟着。

  苏荣的口技越来越好了,这是事实。老徐不知道的是,苏荣一个人的时候,经常会用香蕉啊什么的来练习,口技自然提升的飞快。

  娇嫩的口舌在老徐的钢枪上来回嗦弄着,老徐舒服的直叫唤。

  「老公,我想要你……给我好不好。」

  苏荣见老徐的钢枪已经完全挺立,从被子里钻出来,满脸潮红的说道。
  也不知道是因为热还是因为羞,苏荣的脸颊红红的。

  老徐很亲昵的朝着苏荣的脸蛋上亲了一口。随后将苏荣的身子翻了过来。
  「宝贝,我从后面进入你的身体!」

  苏荣嗯了一声,乖巧的转过身子,把敲着屁股对准了老徐的钢枪。

  有了刚刚足量的口水,老徐的钢枪也已经完全进入了备战状态。

  老徐伸手一摸。原来苏荣下体早就已经水流成河了。

  「你个小妮子,谋算老公这根宝贝多久了啊!下面都湿透了啊!」

  「老公,快给我,我现在闻到你下面的味道,就湿的厉害!快我,要!」
  苏荣跟老徐时间越长,是越容易动情,老徐记得一开始的时候,苏荣还要老徐一些手段。

  可到了现在,感觉老徐什么都不做,苏荣都已经酥软湿透了。

  老徐钢枪挺立,苏荣用微微发凉的双手把那钢枪送到了自己的洞中。

  随后,开始了愉快的抽插。

  「嘶,唔!舒服!好舒服!老公你真棒,好大!」

  「到底了,到底了!」

  苏荣也开始了一声又一声的低吟。

  苏荣想到了母亲就在隔壁住着,一种另类的刺激从心中飘起。于是身体就更加的敏感刺激了。

  花蕊用力的抽动着,老徐的钢枪自然也用力的挺动着。

  虽然这里没有灯,可就伴着月色,老徐发觉了别样的风味。

  老徐一手穿过苏荣的睡衣,揉搓着苏荣胸前的那一对椒乳,虽然力气有些大,可是此时已经被欲望冲昏头脑的苏荣,根本不在乎那些事情。

  可这两个人没有发现的是,隔壁的万美玲,并没有实实在在的睡着。

  其实在苏荣起身的时候,她就知道。

  万美玲也是女人,从苏荣的眼神里,能够看出来苏荣对于老徐不是一般的感情。

  于是,她假装睡着。

  果然,在夜里听见了隔壁男欢女爱的声音。

  「果然是这样的!」

  万美玲神色一变,皱起眉头,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  听了一会,万美玲发觉,自己身下居然也流水了。

  「我怎么也听的有了感觉,一定是一个人孤寂太久了……」

  过了十多分钟。

  万美玲水是越流越多。

  「嘶!这个男人怎么这么持久,这都快二十分钟了,也不知道荣荣受不受得了!」

  「是不是那个男人用这件事情逼迫荣荣跟他发生关系啊!」

  万美玲一边用手摸着下面的水,一边担心着苏荣。

  终于,又过了十多分钟,随着苏荣一阵高亢的叫声之后,老徐完成了这次发射。

  「老公你真棒!」苏荣抱着老徐不断的说着。

  「别喊那么高,小心被你妈听见!」老徐提醒着,=可心里却在想,听见了也未必是什么坏事!

  所以老徐今天用力的时候,有些特别。

  「还不是都怨你,弄人家的时候,弄的那么用力!」

  「嗯?!我什么的你?」老徐眼睛一瞪说道。

  「啊呀,是操人家了啦!讨厌,总是要人家说这么不文明的话!哼哼……」苏荣知道老徐的意思,乖巧的说道。

  老徐得意的笑着,抚摸着苏荣乌黑的长发。

  其实男人未必都喜欢享受做爱的每个细节。

  但是却乐于让女人臣服,尤其是让女人做一些不符合身份的事情。比如,让乖巧的学生说脏话,让成熟的妇人装第一次,等等。

  可究其一点,得到女人的心比得到身体,快感更大……等苏荣满满足足的回去之后,这两个前后睡在苏荣身边的人,心里各自开始了复杂的盘算。

  万美玲想的,是如何跟苏荣说,或者是如何跟老徐说这件事情。

  而老徐,在事后,少见的点了一根烟。心里想着,如何完成母女双飞。
  母女双飞说起来容易,可做起来,实在是不那么容易。

  老徐半夜睡不着,想着这个事情,拿起了手机。到早年年轻的时候喜欢上的性吧论坛里,看了不少经验帖子。

  心里有了些数,这才缓缓睡去。

  深夜,苏荣已经睡熟,可万美玲总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。

  于是偷偷的翻开苏荣的衣裳,看了看胸口,发现了一些揉搓过的痕迹。
  而且也在苏荣回来之后,嗅到了空气中那淡淡的男性气息。

  那股男性气息中,似乎还带有了男精的气味。

  万美玲咬了咬嘴唇,「那种味道多久没有闻到过了啊……」

  随后,在无比纠结中,用手扣了扣下面,可又害怕吵醒苏荣。

  于是,极其为难的,收回了手。

  可手只是摸了几下,就已经湿的可怕。尤其是手上暗中淫靡的气息,更是让万美玲久久无法入睡。

  次日。吃过早饭,万美玲找了个借口,把苏荣打发了出去。

  在万美玲看来,这件事情,跟老徐摊牌,似乎要比跟女儿说清楚容易一点。
  毕竟掏钱的是老徐。

  「徐老师,有个事情,想跟你说说。」万美玲笑的有些奇怪。

  老徐敏锐的察觉到了万美玲的不同,也没有什么表现。

  淡淡的说道:「您说。」

  「徐老师,你是不是跟我那不成器的女儿,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。」万美玲既紧张又担心的问道。

  虽然她已经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,能够确定女儿跟眼前的这个男人,有关系。

  可是即使有百万分之一的可能性,她还是不愿意女儿因为她和老公的事情,葬送了大好年华。

  在万美玲的忧心忡忡下,老徐沉默了片刻。

  思维瞬间变化万千。

  「是。我的确在跟苏荣恋爱。」

  这话一出,万美玲感觉心碎了一地,仿佛自己养育了二十年的女儿,一瞬间背叛了自己。

  「那昨天夜里,你跟荣荣睡了?」万美玲颤抖的问出这一句话,虽然她心里已经百分之百的确定了。

  可作为一个母亲,她还是想听听老徐确定的告诉她。

  「嗯。」

  这一声嗯,几乎把这个这几年经历了人生太多磨难的中年女人击垮。

  在她的丈夫离开人世之后,女儿就成了她唯一的生活支柱。昨天原本高高兴兴的,女儿学了本事回来。

  可今天,就变成这样,女儿居然出卖了肉体,来换钱。

  这样一想,万美玲简直万念俱灰。

  「徐老师,这钱我不要了……你放过小荣吧。算我求求你了。」

  在万美玲脑海里,已经脑补出了相关的剧情。

  一个美丽的女大学生,为了解除家里的缺钱困境,然后把身子交给了这个中年男人。

  这个故事听起来像是,夜总会小姐的段子,可是现在却是实实在在的发生在了万美玲的身上。

  老徐察言观色,心里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。

  「也不是不可以。」

  「可我钱都已经给了昨天的校长和书记,只怕以你的本事,跟她们要不来钱吧!」

  老徐收起了那笑容,神情严厉了不少。

  万美玲神色一慌,这也是她昨天思考过的一大问题。给钱容易,要钱,可就未必那么容易了。

  「那,那你说怎么办……」万美玲有些急促的问道,她很想知道这个答案,可是又有一点害怕。

  怕眼前这个伤害了自己女儿的凶手,继续逞凶。

  老徐淡淡一笑,手在桌子上敲打着。

  「哒哒,哒哒!」

  这敲打的声音,仿佛直接敲打在了万美玲的心脏上。

  「我说怎么办!」

  「你肯听吗?嗯!?」

  老徐声音听着轻松,可却像是帝皇一般,有着无法违背的威严。

  「只要你能放过荣荣,你让我干什么都行!」

  万美玲此时就像是病染膏肓的人,找到了一个名医,根本不管名医开什么方子!她一个女人,这么几年来维持这个家,已经非常为难了。

  现在这笔债务,她已经负担不起。根本没有一点点办法,所以把希望都放在了眼前的这个男人身上。

  老徐眼睛微微眯起,看着万美玲饱经岁月磨练而依旧柔美的面庞。以及眼里的那种恐慌。

  不禁,淫心大起。

  万美玲从老徐眼睛里,看不出老徐的想法,心里的恐慌更甚,尤其是对于苏荣的担心。

  「给我口交!」

  老徐简单直白的说出了四个字。

  「什么?」万美玲以为自己听错了,抛出了疑问。

  而老徐则是不再说话,冷漠的可怕。

  眼神死死的盯住了万美玲,其中的凶狠好像能够吃人一样。

  「徐老师……别这样,我才死了丈夫!求求你了……」

  万美玲本来想要逃走的,可是一想,如果自己一走,那苏荣不久完全暴露在眼前这个凶恶的男人手下了吗?

  对于女儿的爱,迫使万美玲无法离开。已经打算开始用妥协的办法。

  可是老徐纹丝不动,面对万美玲的求饶,根本毫无触动。

  「徐老师,求求你了,别这样,我给你磕头了!」

  万美玲作为一个生在这里,长在这里的传统女人,面对这样的要挟,毫无办法。

  只能使出最常见,越最没有用的办法。

  下跪。

  万美玲直接噗通的一声跪倒在了老徐面前。

  「徐老师,求求你了,别这样我,都是个老女人了,给我一点脸面行吗?」
  可是当万美玲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看到冷若寒霜的老徐,她的心也凉了下来。
  老徐依然一句话也不说,他心里知道,沉默是最容易击垮万美玲心里防线的武器。

  因为沉默,万美玲就不知道老徐到底在想什么,就会自己吓唬自己。

  「徐老师,你怎么都行,要不我到后面跟你睡一觉也行。能不能别这样……」万美玲几乎带着哭腔说道。

  可老徐不仅不说话,而且直接就开始解开腰带来。

  腰带解开,裤链拉下,从内裤外面看。

  老徐的钢枪已经开始有点鼓囊囊的了。

  万美玲看着那内裤,似乎已经看到了内裤下面的凶恶,可是她在这个熟悉的家里,在这个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。

  根本没法去做。

  尤其是一想到,这个家里,自己的男人刚刚死去,心里就更加的不敢了。
  可老徐是什么人,放在眼前的成熟美人,哪有不吃掉的道理。

  对于老徐来说,要么不吃,要吃就彻底的吃掉。

  所以,老徐的应对是,继续解开,把裤子直接褪到脚踝。

  就单一个内裤,面对着万美玲。

  而此情此景下,老徐的欲望也得到了某种奇异的刺激。

  在小女朋友的家里,大早上的,而且小女朋友随时可能回来的情况下,居然要强行要把鸡巴插入小女朋友的妈妈嘴里。

  这个事情,原本只能是在小说里完成的事情,老徐居然实现了。

  而且最可怕的是,成功的可能居然很大。

  而这条内裤,就成了万美玲人生中,最大的一层阻挡或者说是选择。

  到底是脱下它,然后坠入无尽炼狱,还是躲开她,留得一世清白。

  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。

  慢慢的,万美玲的手颤颤巍巍的伸了出来。

  「徐老师,我们去里面好不好,万一荣荣回来……」万美玲已经有些松动了,但是为了母亲的面子她不想被苏荣知道这件事。

  依旧是沉默的男人,万美玲的心像是被一万匹马朝着一万个方向拉去。
  终于,又过了好几分钟。

  万美玲闭上了眼睛,将手伸到了那个勃起的地方。

  热!硬!

  万美玲摸到的一瞬间,浑身如同触电了一般,发出一阵颤抖。

  可是一想到老徐的要求是口交,万美玲整个人都陷入了持续的颤抖之中。
  当初她在死去的丈夫出事的时候,用了一秒钟就选择坚持。在丈夫死去的时候,用了一秒钟选择负担这笔债务。

  可是现在,本来也可以用一秒钟选择答应老徐,再用一秒钟张嘴含进去。
  可是这一秒,却是如此的漫长和艰难。

  终于,在万美玲颤抖了好一会之后,还是将手放到了内裤的边缘。

  缓缓向下拉下去,可是由于老徐是坐着的,而且那钢枪实在太坚挺,一时间居然有些拉不下来。

  迫于无奈,万美玲只得睁开眼睛。

  在近乎崩溃的羞耻之中,将另外一只手也伸了过去。

  双手的配合下,一根紫红色的怒龙枪,挺立在万美玲的面前。

  想着待会要用嘴巴伺候这个可怕的家伙,万美玲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。
  看准了位置,万美玲再次闭上双眼,微微的张开嘴,挺起脖子,将头伸了过去。

  隔着这点距离,万美玲移动的速度很慢,而且越来越慢。

  老徐知道她是在自己战胜自己,并没有催促。

  无比紧张的王美玲,用双手再次确定了那根火热的东西的位置。

  嘴巴距离枪头的距离大概还有半尺。

  可万美玲感觉自己已经道了极限。

  尤其是老徐昨天跟苏荣做完,并没有洗澡,而且苏荣也就是简单的清理了一下。

  下体周围还残留着浓重的男人的性臭味道。

  这种味道本来并不好闻,可是在一个三年没有过男人的女人鼻子里。

  可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。

  这个时候,这种味道无疑就变成了一种强烈的催情剂。

  这种催情的效果,不是从感官,而是从内心的最深处。

  直接作用于神经大脑作用于灵魂深处。让人完全没办法,没有办法回避和拒绝。

  当万美玲再次吞咽了一口口水之后,把心一横,张嘴含了上去。

  可是,万美玲以前口交的经验似乎很少,犹豫嘴巴张开的不够大,被老徐硕大的龟头挡了挡。

  「咳咳咳!」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。

  可是有了这一次嘴唇和龟头的亲密接触之后。

  万美玲似乎放松了好多。

  深呼吸了一口之后,再次将嘴巴张开,这次张开的很大,足够把整个龟头完全含住。

  「唔!」终于,完成了第一个含龟头的动作。

  老徐居高临下的看着,手不由的按在了万美玲的头发上。

  这是一种雌性对于雄性的彻底城府动作,不仅仅是性,更是一种原始的征服。
  老徐在这个瞬间,心里已经到达了一次高潮。

  随着含住的熟练,万美玲逐渐开始了耸动。

  前后的动作虽然不大,但是老徐已经开始能够享受到其中的快感了。

  「唔唔,唔,啊!」老徐身子坐的很稳,一动不动的。

  万美玲则是跪在老徐腿前,脑袋前后唆动着。

  动作虽然有些不熟练,可是那种熟女的领悟,却让老徐有一番别样的感受。
  「苏荣可快回来了!」老徐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。

  万美玲立马一慌,眼睛瞬间睁开。入眼的是老徐浓密的阴毛,以及平坦的小腹。

  当然还有一根可怕的阳物。

  「嗯……」万美玲轻哼一声,示意知道了。

  于是加快了吮吸的速度,看到万美玲如此乖巧的动作,老徐心里也是高兴。这个女人睡的不亏!一点也不亏!

  渐渐的,老徐也快来了感觉,而万美玲也越吸越熟练。

  节奏和力度都跟了上来。

  「唔唔!」从万美玲的神情中,能够看的出,她现在的心情已经从刚刚的混乱不堪,变得有些享受这个过程了。

  尤其是万美玲下面,已经潮湿的可怕,或者说,已经开始流水。虽然没有一点点直接的刺激,可是只是这个过程,就已经让万美玲刺激的不行了。

  「唔!」对于万美玲这个几乎是第一次口交的人来说,这个从开始到现在的时间已经很长了。

  而老徐还没有要发射的意思。这让随时担心苏荣回来的万美玲很是害怕。
  「呼!」

  「徐老师,求求你快一点吧,荣荣随时可能回来的。」万美玲神色间,显然有一点着急。

  老徐点点头,又挺动了一下胯下钢枪。

  万美玲明显的一喜,随后再次张嘴含了进去。

  这一次,显然更加有节奏,速度也更加的快了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老徐也来了感觉,而且老徐知道调教女人不能一次太过,已经打算结束这一次极度刺激的调教。

  伸手抓住了万美玲的秀发,开始用力的扯动起来。

  万美玲当然知道这是老徐想要快速射出来的方式,所以更加极力配合着,哪怕喉咙有极大的呕吐感,还是不断的吮吸着。

  「唔!」口水随着老徐钢枪的进出,不断的流出万美玲的嘴巴。

  可此时,谁也顾不得这个了。

  老徐微微从凳子上起身,后腰用力,开始近乎做爱似的抽插起来。

  另一边万美玲的头发完全被老徐控制着,一前一后的配合,让老徐的体验到达了极致。

  这个过程中,丝毫没有在意万美玲的感受。

  终于,老徐将万千子孙,爆射在了万美玲的嘴巴里。

  第一口满满的灌进了那张薄薄的嘴唇里面。

  「咳!」仅仅是第一口,万美玲就受不了,随后嘴巴也离开了老徐的钢枪。开始跪在地上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  老徐也顾不了别的,自己抱着钢枪,随意的发射着。

  一股,飞射在了万美玲的乌黑的头发上。

  一股,飙射在了万美玲性感的脖子后面。

  一股,滴答到了万美玲面前的地面上。

  ……

  几分钟后,老徐又回到了一开始的状态。

  而万美玲则趴在地上,收拾着刚刚残局。

  「我去下厕所。」万美玲捂着嘴出去了。

  大约过了一分钟之后,老徐快速起身,跟了过去。

  此时的万美玲正在疯狂的漱口,而身下澎湃的欲望也有些控制不住。手也隔着衣服,在双腿间摩擦着。

  「怎么!下面相被插了?」

  老徐突然冲进了洗手间之中,而且一把手就控制住了万美玲的双腿。

  「噢!!」万美玲来不及惊慌,双腿间的那一块草地,就被老徐的大手覆盖了。

  「水波荡漾啊!」老徐这句话。

  万美玲有些听不懂,可是只听见那个水字,身下又是一阵激荡。

  「求求你了,别这样了好不好!」万美玲凄惨的求饶道。

  可是老徐如何能够放过这个机会。

  大手不断的在那两片薄肉之间来回揉搓着,还时不时的在那个骄人的小豆豆上蹭一下。

  每次一蹭过那个小豆豆,万美玲的身子就会剧烈的颤抖一下。

  要不是这个地方空间小,而且老徐又扶着,万美玲早就摔倒了地下。

  很快的,老徐感受到了这个许久没有过男人滋润的女人,到底是有多么的饥渴。

  从只在外面的抚摸,变成了两个指头的插入。

  强壮的中指和无名指,又慢到快。在万美玲的G点上来回的摩擦着。

  先前的情欲激荡,加上现在身体上的快感爆棚。

  「啊!嗯!」一声极其原始的呻吟之后,万美玲整个身子一窒,完全失去了力气。

  随后整个人开始瘫软颤抖。而下体则是开始喷出强有力的液体。

  是的,万美玲潮吹了。

  这是她人生中的第一次潮吹。

  而且是在第一次给外人口交之后。

  而且是在女儿的男人的手上爆发的。

  这种种的种种,万美玲现在已经无暇思考,整个人都在享受那种极乐的快感。
  期间,老徐支撑着万美玲,没有让他跌倒。而且也用手轻轻的在万美玲的身体其它部位抚摸着。比如小腹,腰间,胸口等……终于,过了好一会,万美玲从那种近乎癫狂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。

  「刚刚我……」万美玲想说点什么,可是刚刚张开嘴,老徐的手指就插了进去。

  依旧是那强有力的中指和无名指。

  「唔!」面对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味道,万美玲本能的想要抵抗。

  可是刚刚潮吹过后的她,又怎么敌得过身强力壮老徐。

  很快就被老徐治住,动惮不得。

  任由老徐的手指在她的嘴巴里玩弄。

  看着万美玲娇羞带着耻辱,又满面潮红的脸庞,老徐得意的笑了。

  征服这样的女人,真的很有乐趣。

  「刚刚,爽吗?」老徐声音平和的问道。

  可是这种平和,对于先前的凶狠来说,已经算是温柔了。

  万美玲也知道,木已成舟,也不在抗拒。

  轻轻的点点头,随之,眼泪从眼眶中流了出来。

  其实这几滴眼泪,她早就想流出来了,可是一直出于更加激烈状态的她,一直没有机会。

  「别哭,只要听我的话,以后会更爽的。」

  「知道了嘛?」老徐捧起万美玲的脑袋,看着这个年纪近乎四十岁的女人。
  当这个看起来只像是二十七八岁的可爱女人乖巧的点点头时。

  老徐温柔的笑了笑,用手在她的脸上摸了摸。

  随后,转身出去。

  ……

  当夜,依旧是跟昨天一样的格局。

  老徐一个人睡在客房。

  而苏荣和万美玲睡在一起。

  「荣荣,妈最近感觉肩膀好痛,你帮妈按按!」

  苏荣自然听话,按着按着就发现万美玲已经鼾声如雷。

  随后,苏荣拿起手机,给老徐发了消息。

  「今天?」

  「嗯!」老徐嗯字后面那个感叹号,就像是老徐坚硬的钢枪一样。

  苏荣先去洗手间涑了涑口,然后偷偷的溜去了老徐的客房。

  二人一会面,就激烈的抱在了一起。

  「老公,虽然整天都跟你在一起,可是要喊你徐老师,真的好不习惯啊!」
  「我也是啊,宝贝,不过有一个办法能够让你放心大胆的跟我腻在一起,不知道你想不想啊!」老徐引诱的说道。

  「那当然想了!老公你快说!」苏荣一下把脸凑到了唐玉脸前,兴冲冲的说道。

  老徐神秘一笑,再苏荣耳边低语了几声!

  「啊?那怎么可以!我妈绝对不会答应的,再说了,你要是把她也那个了,那我以后跟她怎么相处啊!」

  「不行不行,绝对不行!」

  苏荣的反应,还在老徐的预料之中,并没有完全不可能。

  「荣荣,其实,这也是我再帮她啊!」老徐深沉认真的说着,一点也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。

  「啊?」

  「你想,假如,这事情完了。你肯定还是要回学校去上学的,对吧?」
  「嗯。」

  「然后你妈妈就一个人留在这里,孤独不说,那些觊觎她很久的男人们,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,对吧?」

  「包括儿子被撞的那家人,虽然短时间内,可能因为书记的支持,不敢造次,可是时间长了。难免会对这个孤零零的女人使使坏!」

  「到时候你不在身边,你让你妈妈一个上了点年纪的女人,可怎么办!」
  顺着老徐的思路,苏荣也似乎想到了未来可能出现的情况。

  「那咋办啊!」苏荣的声音里有一些焦急。

  「所以说啊,如果你们两个人,都成了我的小情人!就都跟我们回去,然后你们娘俩住一起,正好我新买了一处不小的公寓,你们两个人住在一起,绰绰有余!」

  「到时候,等你毕业,就好好工作,赚钱养她,不就是完美了吗?」

  老徐说出的这一番话,可谓是循循善诱,步步紧抓苏荣的弱点。

  「可是……照你那样,把我妈也那个了,就行了吗!?」

  苏荣睁大了明亮的眼睛,问着老徐。

  在老徐坚定的眼神中,苏荣迟疑了。

  她也不知道老徐说的对不对,但是,老徐说的那些可怕的事情,是极有可能发生的。

  这样的边城小镇里,寡妇门前的是非,可是很多的。

  而且是这样风韵犹存的俏寡妇!

  「老徐,你让我好好想想……这个事情太大了……」

  「嗯~」老徐没有留给苏荣喘息的时间,直接一只手滑到了苏荣娇小峭立的乳房上。

  「老公……」苏荣娇羞的低吟了一声。

  任凭老徐的双手再苏荣的胸前侵犯着。

  苏荣的手也自然不甘寂寞,伸手从老徐的肚子上往下摸去。

  此时的老徐,早已经把内裤都脱掉了,火热而滚烫的钢枪,早已经恭候多时了。

  随后,再苏荣的引导下,老徐的钢枪居然直接插进了苏荣的菊穴当中。
  正当老徐好奇之际,苏荣却娇羞的说道。

  「今天在外面的时候,洗干净了的。亲爱的……你就放心的来吧!」

  面对已经准备好后庭的苏荣,老徐更是春心大动。

  后腰一使劲,就将钢枪连根没入了苏荣的后穴之中。

  也许是插入的动作太过于迅猛,也许是苏荣的后穴太久没有使用,还有可能是这个躺在床上的动作不太得心应手。

  总之,第一下,就让苏荣感受到了一些疼痛!

  可苏荣对于老徐的爱,比这疼痛要深刻的多,所以,苏荣要紧牙关,声音居然忍住了。

  可是老徐并不知道,还以为没有呻吟的苏荣不是那么舒爽。

  于是又狂暴的顶了一下,比刚刚那么一下还要用力的多。

  这一下,苏荣再也忍不住了!

  「啊!」凄惨而猛烈的一声尖叫!

  不仅把老徐吓了一跳。也把隔壁万美玲下了一跳。

  「乖乖,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男人,咋个那么粗暴。我家荣荣那么娇柔的一个女孩子……」

  随后,苏荣狂风暴雨般的呻吟,更是让万美玲听的心都碎了。

  「造孽啊!造孽啊!」

  万美玲就这么听了好久,眼泪也流了好久。

  因为白天被老徐用手高潮了一次,居然出奇的,没有湿。

  大约持续了十五分钟的高速抽插之后,老徐有了射精的欲望。

  轻轻的苏荣后腰处摸了摸。

  贴心懂事的苏荣立马明白了过来。

  随后,老徐直接钢枪完全被紧致的菊穴给包裹了起来。

  苏荣的后庭像是专业训练过的一样,那种速度和力道,弄的老徐是刚刚舒服。
  「唔唔!唔唔唔!」老徐也发出了阵阵低吼,一股脑的将万千子孙通通的送进了苏荣的后庭之中。

  射完

  之后,老徐并没有着急的将那根开始软化的东西拿出来。

  而是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了苏荣的小蛮腰。

  老徐可是久经花丛,知道哪怕没有高潮,女人对于事后的爱抚也是必不可少的。

  虽然截止目前,苏荣的蜜穴仍然湿湿的,而且没有任何的快感。

  可是当老徐的一双火热的大手再苏荣身上徘徊的时候,苏荣心里的那种甜蜜和幸福,已然是超过了一般的插入带给她的快感。

  虽然后庭被老徐弄的还有些不舒服。

  可是这一切似乎都不重要了。

  二人温存了一阵,老徐才放过苏荣。

  要不是苏荣着急着回去,怕被发现。老徐肯定还要再用手操她一回。

  后穴不比前面,没有天生的净化功能。导致味道很大,苏荣又来不及清理,只能就这么睡下。

  之前再老徐那里可是累坏了,苏荣很快就睡着了。

  而听见苏荣均匀的呼吸之后,万美玲睁开了眼睛。

  轻轻的撩起被子,慢慢的拉下了苏荣的内裤。

  当万美玲看到那白色的浓浆是从苏荣后穴流出来的时候,万美玲整个人都蒙了。

  她从来不知道,这个地方还能这么用。

  「天呐!荣荣究竟为了还钱,对这个男人付出了多少!」

  想着想着,万美玲又流下了委屈的眼泪。

  「难道我真的要跟他……」

  万美玲久久不能睡去,可是最终,困倦还是战胜了万美玲。

  梦里,万美玲似乎梦到了一根很大很长的东西,再自己的身体里胡乱的折腾着。

  那种感觉,很美很美!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12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